来源:家长学院 文章作者:佚名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接受南都专访谈高校去行政化等。南都记者 陈志刚 摄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接受南都专访谈高校去行政化等。南都记者 陈志刚 摄

  龚克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天津大学校长。在长期任高校管理者的职业生涯中,他常以“改革者”的形象出现,2011年调到南开大学后大力推动系列改革,包括2012年南开大学成为首个从正在流行的自主招生联考中退出的高校;在学校最高议事机构———校务委员会首次纳入学生代表等。当时,这些改革之举引起不小轰动。

  “要让大学教育回归到教育的本原,也就是大学教育不是培养‘工具’,而是培养‘人’。”前日下午在天津代表团分组审议后,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如是说。他就高校教育、高校去行政化、高校腐败等热点话题表达看法。

  希望加快高校去行政化速度

  南都:你怎么看高校去行政化?

  龚克:我是希望加快学校去行政化的速度,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

  南都:这些年陆续有高校校长走向党政部门,如袁贵仁、陈吉宁等,你怎么看?

  龚克:如果说他有这个能力,倒不是什么问题。在国外相当普遍,如赖斯,原来是斯坦福大学教务长,先是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没几年成了国务卿。在中国,过去大学走到政府部门相对少点,我倒挺乐见很多高校教育者走向政府。前几天,我看吉宁(环保部部长陈吉宁)答记者问,就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他更放得开,更加直面问题。

  南都:现在校长社会兼职较多,有评论说校长应少兼职,把更多精力放在学校管理上?

  龚克:其实没必要把这些事情集中在一个人头上,觉得事情单一点会更好。但我们现在的体制往往把校长、副校长当成代表性人物,这需要一个改革过程。当然也要看什么兼职,我们需要高校在人大、政协都有“代表”,有我们的声音。如果把来自高校的代表、委员从代表、委员结构中去掉了,我们也不干了(笑)。

  南都:怎么去判断一个校长是否兼职太多?

  龚克:一是要看校长的本职工作有没有足够精力去完成,二是有没有利用社会兼职来为个人攫取一些好处。如果是后者,就更可怕了。

  南都:近年有高校校长因腐败落马,你怎么看?

  龚克:校长腐败案多与基建有关,四川大学原副校长安小予原来分管就是基建工作,在被查前大家把他当作基建专家,据说在招投标时就拿人家好处。基建领域是腐败案高发领域,不仅在高校,在地方上也是。我现在兼职之一是“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的副主席,一个常设委员会就是工程反腐败,这是全世界的问题,不是中国特有。这方面的监管必须加强,现在创造的政治清廉大氛围对行业的氛围也有好处。

  招偏才怪才没必要重重考试

  南都:《国务院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中一项重要变化是,2015年起自主招生安排在全国统一高考后进行。这意味着什么?

  龚克:变化在于自主招生前,高考已替我们作了“大筛选”,也给学生吃了“定心丸”。高考后,考生们知道北大、清华、南开在什么水平上录取,我现在考成什么样子,参加自主招考的盲目性会大大减少,估计今年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人会减少。

  一些教育发达国家也把全国考试作为初选,但我国的特殊情况是(高考离自主招考)时间特别短,如美国全国考试到录取前后有半年多时间,而我们的高考是6月,到录取开始也就1个月,非常紧。今年我们的尝试挑战非常大,6月7日、8日高考结束后,14日开始自主招生测试,那时候高考成绩实际是估计的,各省份的分数线可能也是估计的,准确性就成问题。怎么做好测试也是问题,在这么短的时间,西部或者困难地区的学生怎么参加测试?

  南都:如何解决?没法参考高考成绩,会不会影响挑选学生的准确性?

  龚克:一方面我们要扩大贫困地区学生的入围数量,另一方面

|<< << < 1 2 3 > >> >>|


【相关内容】

校长座右铭

佚名

 

郑州:家庭教育纳入学校管理 家长学校要由校长负责

赵文静

 

哈佛校长:你不一定要进哈佛,但你一定要看清哈佛的逻辑!

佚名

 

学习不是你想的那样——关于学习的五条错误理解

杨晓哲

 

耶鲁大学校长:这才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受过教育的铁证

佚名

 

九招激发孩子内在的学习动力!

佚名

 

国内名校海外网络影响力:北大清华南开前三

许路阳

 

校长为什么取消数学课:我们要“玩数学”

梁超

 

河北被拐女教师:是不是又给教育局惹麻烦了

陈瑶

 

校长这个特殊的临时工

凌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