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儿童文学网 文章作者:晋浩天

 

“农村教育质量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专访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农村教育取得了长足进步。当前还存在哪些待解难题?又该如何突破?对此,记者日前专访了《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9》主编之一、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

  记者:现在,我国农村教育还存在哪些问题?

  邬志辉:首先,我国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尚未全面实现。到2017年底,全国还有558个县(市、区)没有通过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的督导评估认定,占总数的19%。当县域义务教育发展不均衡与城镇化相遇时,问题就变得异常困难和严峻,教育吸引型城镇化问题凸显,引发县镇巨班大校化、乡村学校小规模化,加剧了解决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的复杂性。

  当然,农村学校规模特征尚未被充分尊重也是一个现存问题。据统计,2017年我国农村小学和教学点数达270007所,其中镇区54821所,乡村186345所。虽然小规模学校会在我国长期存在的事实得到普遍认可,但积极发现小规模学校特征优势的学术努力和实践努力尚不充分。在此情况下,国家促进小规模学校发展的政策无法全面落地,例如小规模学校按生师比与班师比结合方式配备教师的政策无法落地、保障必要的小规模学校不被撤并的政策出现异化等。

  记者:当下我国农村教育质量如何?

  邬志辉:事实上,农村教育质量还有较大提升空间。我们的研判是,农村教育发展不充分问题不仅是受教育年限问题,更根本的是质量问题,即学生认知技能和非认知技能发展问题。一些农村学校学生学业成绩达不到国家规定的及格标准,且随着年级提升逐渐丧失了对学习的兴趣和对知识的渴望。学习成绩落后与学习兴趣衰减的积累效应与非良性互动,使农村学生后期学习面临更大的挑战。可以说,目前制约农村教育质量提升的阻碍性因素在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着。

  记者:针对现存农村教育中的困境,您有何建议?

  邬志辉:首先,我们要充分认识农村教育的体量意义与战略地位。农村教育面广量大,依然是中国基础教育的大头。从学生数看,2017年农村学前教育在园生占总体的62.90%,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占总体的65.40%,农村普通高中教育在校生占总体的52.35%。从学校数看,2017年农村幼儿园占总体的69.03%,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数占总体的81.95%,农村普通高中占总体的49.76%。我们认为,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有利于教育脱贫攻坚,有利于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有助于实现共同富裕的奋斗目标。

  其次,要建立问题友好型农村教育治理模式。可以说,随着城镇化推进、城乡发展水平以及区域内收入水平差距的存在,农村教育问题也变得复杂而多样。面对这些问题,需要切实回应各方利益关切,强化多主体的客观认知与理解。面对处境不利儿童教育问题,要加快形成教育内外齐发力、多主体共参与的处境不利儿童教育治理新机制。针对农村教育岗位吸引力差问题,不断增强农村教师岗位吸引力和优化教师流动环境。而面对教育评价标准单一、评价方式不科学的问题,需建立多元评价标准与相对结果和绝对结果并重的评价方式。

  最后,应力推理念引领型农村教育实践创新。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农村教育发展战略。通过回归常识、挖掘优势、观念更新三种途径推进农村教育在地化改革。要挖掘小规模学校、班级的教育优势,实现农村教育实践的最大化改进。同时,注重教育思想观念转变,探索在地化教育教学新模式,促进农村教育实现超越式发展。在农村教育变革、发展、改进中要不断完善新思想,用新思想审视农村与农村教育,建立绿色环保、低成本、可复制、有成效的“现代田园式”的农村教育。

(本报记者晋浩天)


【相关内容】

教育思考:严控书面作业总量,能否解决教育顽疾

余建祥

 

教育误区:做好表率就能让孩子变优秀?

余建祥

 

12岁少年持刀弑母带给我们的教育反思:严重滞后的现代家庭教育水平,制约了孩子的成长

余建祥

 

学前教育不仅需要本土情怀,还需要有前瞻意识

余建祥

 

错误的教育认知不仅没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反而让家长累死在起跑线上

余建祥

 

家长应该怎样提升自己的家庭教育智慧?

余建祥

 

教育金字塔

余建祥

 

教育开放领域越来越多了

佚名

 

教育部为有害校园App踩刹车

佚名

 

国际教育的寒冬来了吗?

阿驼